我省过半校园专职保安人数未达标省政协视察团呼吁各地尽快成立校园安全管理机构,足额配备安保人员

2015-04-10 来源:广东政协网

 

我省过半校园专职保安人数未达标

省政协视察团呼吁各地尽快成立

校园安全管理机构,足额配备安保人员

 

近日来,全国各地陆续发生多起女大学生失联、高中生被杀害等案件,引起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和社会舆论广泛关注。日前,省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抓住该热点问题,开展“学校安全问题”专题视察,发现虽然近4年来,全省学生非正常死亡人数逐年下降,但令人担忧的是,在全省21个地市中,有10个地市、近半数县(市、区)未成立专门的校园安全管理机构,超过一半的学校、幼儿园专职保安数没有达标。对此,视察团呼吁各地尽快成立校园安全管理机构,并足额配备安保人员。

南方日报记者 骆骁骅 实习生 韦娟明 通讯员 刘力强 户治国 王光飞

九成安全事故发生在校外

视察团调研发现,目前我省学校总体呈现稳定的态势,省公安厅会同省教育厅成立了省加强校园安全防范工作领导小组,市、县、镇三级参照成立了相应的机构。针对学生溺水事故频发问题,省政府专门下发通知开展专项治理,全省学生溺水人数三年来逐年下降,其中开展的校车专项治理使得全省20403辆校车均安装了带有卫星定位功能的汽车行驶记录仪。从2009年至2013年,全省学生非正常死亡人数大体呈下降趋势,分别为758人、764人、732人、680人、547人。

但视察团认为,目前全省学生非正常死亡人数的绝对数仍在高位徘徊,我省校园安全问题仍不容忽视。从2010年至去年,我省校园发生刑事案件数千起,根据教育部2012年统计数据表明,我省学生非正常死亡率为万分之0.524,在全国31个省(市、区)中排名第18位。

据省教育厅的统计分析,我省学校安全事故有三个明显特点:一是溺水和交通事故占学生安全事故的比例大,其中溺水约占50%、交通事故约占20%;二是学生安全事故主要集中在中小学生群体,约占学校安全事故的90%;其中95%发生在上(放)学时段、节假日时段,90%发生在校外。三是学生伤害案件发案率低(占学生非正常死亡的5%)。

我省学生非正常死亡率的相对高企或许与学校周边环境的复杂有关。根据视察团的问卷调查显示:不少家长和学生对每天上(放)学时段,校门口交通拥堵、管理混乱问题反响强烈。市民对本地区学校及周边安全环境评价一般的占38%、较差的占7%;学生认为校园及周边安全状况一般的占22%、不太安全的占14%、非常不安全的占3%。

新环境新形势的变化也带来一些新的安全隐患。由于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和农村留守儿童监管不到位,这类人群安全事故频发。日渐发达的网络则加大了学校管理的难度,利用手机、网络对师生的诈骗和传销的案件时有发生。在校园教师宿舍社会化改革后,非校内人员在校园居住,人员混杂,难以管理。更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高校停车费处于价格洼地,引来大量社会车辆停放在校园内,带来了交通安全和堵塞消防通道的安全隐患。

近半地市无安全管理机构

在我省部分地区,学校的安全工作机构依然不健全。截至目前,在全省21地市中,仍有10个地级市、近半数县(市、区)教育部门未成立专门的学校安全管理机构,大部分学校未设置安全专干岗位,导致这些地区和学校出现无专职人员负责学校安全工作的被动局面。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由于学校只能招聘老年人看门,无法起到保卫学生安全的作用。

安保力量的薄弱反映我省学校“五无”(无证照、无校门、无围墙、无监控设施、无安保)问题的突出。据省公安厅2013年7月统计,在全省33270所中小学、幼儿园中,无证照的1110所,无校门的980所,无围墙的1237所,无监控设施的10508所,未配备2名以上专职保安员的学校、幼儿园高达17367所,超过总数的一半。

这一现象的背后是资金投入的不足。视察团了解到,2010年,中央下拨校园安防补助资金3.3亿元,专项用于解决我省所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含民办学校)“五无”问题,同时要求各地合理安排本级财政资金加大对校园安全工作的投入,但我省省级财政至今尚未安排相应的补助资金。

此外,视察团还发现,我省学校安全教育尚未形成系统的教育体系。尽管各地都有一定的课时和教育内容要求,但由于没有专门的课程设置和教材,只能零散地在一些实践课中进行,针对性、实效性不强,教育效果不甚理想。一项问卷调查显示,市民对于学校安全教育工作的评价非常满意的只占17%,满意的占45%,基本满意的占30%,不满意的占8%;学生认为通过接受安全教育,自身安全和防护意识很强的仅占13%,较强的占40%,一般的占43%,较弱的占4%。

意外死亡赔付成“难题”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学生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增多,相关话题已成为政协委员的关注焦点。在去年的省两会上,裴立宁等22位省政协委员联名提出《关于加强大学生意外死亡事件危机应对措施的提案》。

在该提案中,委员们提醒,学生意外死亡事件发生后,最终往往是处于“风口浪尖”的学校承担了全部或主要的民事赔偿责任,巨额的赔付问题已成为学校“难以承受之重”。

由于缺少较为规范的危机应对措施和操作指引,一旦出现学生家长采取聚众闹事等非法手段干扰教学秩序,就会给学校带来极大的压力,并使学校陷于被动和不利的境地,最后迫使学校作出妥协和让步。

该提案认为,校园安全长效机制必然是一个社会化的处置机制,因此,校园意外死亡的社会化赔偿机制也是题中之义。建议应由教育主管部门出面牵头成立处理应急事件的组织机构,专门负责学生意外死亡事件的处置,同时兼采其他各种损失补偿制度,形成一套综合的救济途径,将个人、单位的风险与损失分散于社会之中,从而形成学校法律责任的社会化分担制度。

对此,省教育厅在日前的答复中表示,由教育行政部门牵头成立处理应急事件组织机构的事仍在研究权衡,学生意外死亡事件时有发生,若全部由教育行政部门处理,有可能造成非法上访闹事事件的“汇集”,酿成更大的危机事件。下一步,将积极推动校方责任保险的立法工作,努力实现校方责任保险全覆盖,并设法引进社会团体成立学生意外死亡赔付互助资金,健全矛盾化解机制。

吁加快校园安全管理立法

对于上述问题,视察团建议,各级政府要建立健全学校安全管理工作机构,成立由政府分管教育和公安的领导为组长或牵头人的工作机构。尚未成立学校安全管理工作机构的市、县(市、区)政府,要抓紧整改落实。各级教育部门也要设立专门的学校安全管理机构,配备专职的安全管理人员。

针对资金不足的问题,视察团建议,可参照中央设立义务教育阶段校园安防补助资金的做法,相应设立学校安全工作专项资金,纳入本级政府年度预算,确保消除“五无”问题。省教育厅应加快省级视频监控平台和校车监控平台的建设,逐步实现对全省校园的信息化、现代化监管。

在安全教育上,视察团呼吁应根据青少年心理成长特点,借鉴日本、台湾地区等开展生命教育的经验开展学生安全教育研究。除了进一步明确安全教育的课时、内容、师资等标准,教育部门还要加强学校安全教材的研发力度,结合青少年成长规律和特点,根据不同学段、不同季节、不同地域编写易懂实用、便于操作的安全教育教材。

目前,辽宁、云南、深圳、宁波等地已经相继出台学校安全管理条例,省教育厅也于2006年起草了《广东省校园安全管理条例(草案)》,但视察团认为,虽然该条例已列入省人大十二届立法项目C类计划,但立法进程严重滞后于当前学校安全形势发展的迫切需要,建议有关部门加快此项法规的立法进程。

关注

无传统刹车装置自行车风行校园,视察团建议:

严禁“死飞”自行车进校园

最近,一种色彩绚丽、名为“死飞”的竞技性自行车在一些高校和中学悄然流行。

然而,由于没有传统的刹车装置,可以自由拆卸部件,“死飞”自行车的大面积流行给校园安全带来了不小的安全隐患,省政协第11视察团在调研中发现,目前国内已发生了多起由骑行“死飞”引发的交通事故,建议社会各方对此引起高度重视,严禁“死飞”自行车进校园。

一周可卖出二三十辆

“死飞”自行车到底有多流行?笔者近日走访了几所大学周边的自行车车行,发现该车正在受大学生的追捧。一所大学附近的车行老板透露,每个新学期,车行都会进货二三十辆,一般一个星期就能全部卖出,正值学期末,他的店里只剩一辆。

“‘死飞’很酷,而且‘死飞’没有后座,这样可以免受载人之苦了。”大三学生小黄表示,“死飞”外形漂亮新潮,骑起来刺激。

笔者观察这种名为“死飞”的自行车发现,它的车头安装了一个刹车装置,虽然是起保险作用,但如果速度过快,突然刹车,骑行者一般反应不过来。车行老板表示,忘记踩踏板刹车时,“死飞”随时会有翻车的危险。

小黄坦言,由于“死飞”并没有安装传统的刹车装置,只能依靠脚刹,如果骑行过快,遇到突发状况时很难一下子刹稳,只能在稍远的地方就开始脚刹,“传统的自行车轮胎较宽些,死飞的轮胎很细,如果把握不好很容易失衡”。

小黄说起一件意外,有一次在校道上,因为顾着和朋友聊天,没有留意车子的状况,车子失去平衡就拐进公路边沟道里,他也摔了一跤。

大一学生小杨表示,为了安全起见,他在车头组装了一个刹车装置,虽然学会了脚刹,小杨还是习惯手刹,担心出意外,小杨在校内也不敢骑得过快。

最高时速是普通单车2倍

笔者随后走访了大学附近的3家自行车车行,发现有两家出售“死飞”,其中一家车行摆放着6辆不同颜色的“死飞”,价格在280元-320元间,如果是实心车胎,则要追加100元。师傅表示这样价格的“死飞”可以满足大学生的需求。

没有出售“死飞”的自行车车行老板表示,“死飞”相当于一次性自行车,轮胎容易坏,也不好维修。

有车行师傅透露,目前“死飞”的消费者九成都是学生,因此下学期车行还将继续进货。“虽然‘死飞’不允许骑上公路,但大学校园管理得不如公路严格,如果安装一个刹车装置,依然可以出售。”

对此,视察团认为,与普通自行车在前后轮有两个制动系统不同,“死飞”的刹车功能只能靠脚踏来实现。因此,普通自行车最高时速不超过30公里,刹车距离不超过2米,但“死飞”最高时速可达60公里,刹车距离在高速行驶时是普通自行车的2倍至3倍。

据了解,一辆“死飞”的重量约为20斤,普通自行车在25斤左右。而刹车装置安装与否,则取决于购买者的需求。

不少委员表示,由于普通自行车基本没有年龄限制和技术含量,也没有特殊的道路要求,因此不需要专业保护设备。但“死飞”则是专业人士作为竞赛、表演和娱乐的一种特技车辆,需要经过特殊训练,并佩戴头盔、护膝等保护设备,应该在专用场地使用。

建议从销售上加强管控

据了解,目前,福建省教育厅明文规定“死飞”不得上路和进校园,要求各地中小学切实加强学生交通安全教育管理,严禁中小学生骑“死飞”等无刹车装置的自行车上下学。视察团呼吁职能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政策,严禁“死飞”进校园。

视察团建议,目前交管部门要加强对“死飞”的管控,尽快作出明确规定,对没有安装制动装置、不符合非机动车安全技术标准的“死飞”自行车,不得上路行驶,并要求各地结合实际适时开展专项打击行动,在骑行“死飞”自行车时间较为集中的学校上下课、夜间、周末等时段,利用路面执勤点及检查服务点,有针对性地布置警力实行专门查纠,对影响道路安全管理的骑行行为,执勤民警可依法处罚。

在生产、销售环节,视察团认为,作为极限运动,“死飞”不能作为一般商品随处可买,要加强管控。在销售渠道上要有特殊要求,对经销商必须要求有特殊营业许可证,对购买者的条件也应作明确规定。

■声音

省政协教育界别发言人、广州市教育评估和教师继续教育指导中心副主任邓静红:

尽快成立校园伤害事故仲裁委

问:从这次调研来看,在校园安全方面,你感觉哪些问题比较突出?

答:从调研来看,“五无”问题比较突出,尤其是中小学和幼儿园,“五无”的占比很高,许多学校既没有校门,也没有围墙,问题比较严峻。

在我省的欠发达地区,中心镇的学校基本都配有保安,但在偏远的乡镇,“五无”的问题就比较突出。

问:你觉得根源在哪儿?

答:归根结底还是教育经费不足的问题。教育的总体投入不足,对学校落实安保力量就会有所牵制。近年来,我省逐步提高了生均拨款,但从学校来看还是“杯水车薪”,关键是学校的办学经费基本都来自于生均拨款,按照规定,光学校的办公费用就有17项。

只依靠生均拨款,对于小型学校来说比较吃力。比如目前在村镇一级,一个年级只有2个班的现象大量存在,如果严格按照生均拨款,6个年级总共12个班级,按照省财厅的测算一年的公用经费才70万元,开学后每个月的经费只有8万元左右,而各样开支都要从这里出,这样,校园安保根本无从做起。

所以,办学经费的划拨要按照校园教育规律来核算成本,对于学校安全保障这一块的开支,必须要列支专项经费,因此可以探索用专项拨款的形式来充实相关资金。

问:现在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学校承担了比较大的压力吗?

答:是的,关于校园安全事故,目前对于责任认定及事故赔偿,都存在着权责不对等的问题。事实上,校园的安全事故涉及社会上许多安全责任的主体,但由于各自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没有明晰确定。导致现在一出问题,行政管理责任就让学校承担,事实上由校长来承担,校长因此扮演了无限责任人的角色。

其次,由于没有具体的法律依据,一旦发生校园安全事故,怎么来认定赔偿,也是一个难点问题。目前的途径大致有三种:协商、调解和法院审理。但在操作中,协商和调解,双方很难达成一致的意见,至于法院诉讼,中国人传统又不愿意走这条路。

问:对此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答:目前按照校园伤害事故调解办法,安全事故由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来调解,但这样通常缺乏专业性和权威性,无法博得学生家长的认同,其实相关调解工作不一定要由教育部门来牵头。

我建议广东应该尽快成立校园伤害事故仲裁委员会,广泛吸纳来自公安、医院、教育、法律等阶层的意见人士,对校园安全事故的责任厘定与相关赔偿问题进行第三方调解。

问:对于加强学校安全教育、生命教育有什么建议?

答:安全教育应该从娃娃抓起,目前在义务教育阶段,对于应急救护的教育没有一个全面的统筹规划,也没有明确固定的课程和相应的课时,当务之急是要加快推进相关课程的开发,拟定授课的要求,培养出一批安全教育的专业老师。

更重要的是要加快教育体制改革,使得教育更加回归学生的全面发展。目前我省在推进中考以及小升初考试改革,可以探索将人身安全的常识纳入考试内容,总之是要尽快将安全教育纳入教育行政部门与教育人士的视野。

总统筹:杜重年 王更辉 王垂林 

执行:梅志清 施志全 徐林 赖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