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儿科就诊APP 破解患儿就医难题

2020-06-11 来源:广东政协网
儿科医生短缺、儿童就医难的老问题咋解决?省政协委员支招:
建立儿科就诊APP 破解患儿就医难题
(《羊城晚报》2019-05-06 A6版)
  政协委员 议事厅 112
  文/薛江华
  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广东省孕妇住院分娩活产数约173万人,在全国位列前茅。随着生育政策的全面实施,广东新生儿的数量还会呈现更明显的增长态势, 给各医院儿科带来巨大的压力。然而,2011年-2014年,广东省儿科医生流失总人数为1949人,35岁以下医师流失率为17.6%,占所有年龄段医师流失的59.6%,35岁-45岁医师流失率为11.7%,45岁-60岁医师流失率为6.8%。儿科近年面临招聘医生难、离职人数猛增等情况,“儿科医生短缺”已成为急需解决的问题。这期委员议事厅聚焦这一民生话题,看委员们如何出招破解“儿科医生短缺,儿童就医难”这个老问题。
  现状
  儿科医生 流失严重
  根据中国儿科资源现状调研报告显示:2011年-2014年,中国儿科医师流失人数为14310人。其中,广东省儿科医生流失总人数为1949人,35岁以下医师流失率为17.6%,35-45岁医师流失率为11.7%,45-60岁医师流失率为6.8%;近几年始终存在儿科医生流失问题,“儿科医生短缺”已成急需解决的问题。
  省政协委员、省妇幼保健院副院长陈运彬就告诉记者,今年流感季节儿科病例明显增多,导致全省各地儿科挂号难,排队就医等候时间长(普遍等候3个小时左右),人多聚集又增加了交叉感染的风险。
  建议
  1  调整医疗服务价格
  儿科医生短缺,很大程度是因为收入太低。陈运彬建议,应该合理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
  省里之前已发文要求合理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但截至2018年年底,全省21个地市中13个地市还没有任何调整,已进行调整的8个地市程度也不一。比如,深圳市在2017年5月调整2268项,6岁以下儿童部分治疗费和手术费收费标准增加30%,2017年12月部分提高儿科门诊诊查费;广州市在2018年5月调整408项,6岁以下儿童门诊和住院诊查费等部分项目收费标准增加30%。除广深两市外,其他六市的调整均未调高儿科门诊和住院诊查费等。
  陈运彬建议,应该加强专项督导,督促各地市加快合理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的步伐,同时在调整项目上要尽量做到全省各地基本统一。
  2  建立儿科就诊APP
  每年儿科季节病高峰时,由于病例明显增多,往往导致全省各地儿科挂号难,排队就医等候时间长(普遍等候3个小时左右)。
  一边要稳定儿科医生的数量,一边也要合理分配医疗资源,帮助更多的患儿在就医高峰期及时就医。陈运彬建议,各地卫生主管部门授权建立儿科就诊APP,首先是发布本地区流感发病情况和就医指南,让家长了解流行趋势和指引病人选择合适的就诊医院;其次是加强科普,让家长学会区别普通感冒与流感、识别重症流感等,减少患儿反复到医院就诊,造成“挂号难”的情况。
  3  提高儿科医生收入
  省政协委员、惠州市副市长陈高燕指出,在大工作量以及心理重压背后,儿科医生的待遇并未和所承担的工作量以及压力成正比;在2016年8月所做的一项关于“中国儿科医生月税前总收入”的调研中显示:84%儿科医生认为收入低于所属医院医生的平均收入。36%儿科医生税前月收入在3000元以下,76%收入在5000元以下,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比例仅为24%。
  陈高燕建议,在每年的各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中,将儿科医务人员收入水平作为考核指标之一;各地在财政上给予儿科扶持政策,条件可行时可直接对儿科医务人员给予一定补贴。
  此外,陈高燕还建议增加儿科专业方向大学生的定向委培,从源头吸引优秀的学生选择儿科,通过高等院校和医院联合培养,为广东培养一批有专业理想,有能力的儿科人才;设立专项儿科医生培养基金,选送优秀的儿科医生,特别是中青年的儿科医生、长期在基层医院工作的儿科医生参加有实效的专业培训,甚至鼓励出国培训,学习发达地区、发达国家普儿科的理念,为做好儿童保健和儿科基础疾病的治疗拓宽视野。
  4  推进分级诊疗制度
  陈高燕还指出,目前,儿科供求矛盾在各大医院及妇幼儿童专科医院尤其突出,因此减少大医院及妇幼儿童专科医院儿科门诊医生工作量,提升诊疗服务层次及质量至关重要。
  她建议,症状轻微的患儿应积极引导至县区级医院或基层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诊,危重的患儿、经基层医院就诊疗效欠佳的患者可通过双向转诊渠道上转至市级或省级医院就诊。推进实施儿科分级诊疗制度,建立各级医院之间的儿科专科医联体或医疗联盟,定期交流,保持信息通畅,从而相对缓解儿科医生不足,孩子看病难的问题。
  5  加强对于易爆发流感群体的管理
  省政协委员、农工党省委会秘书长龙建平指出,按广州市教育局和卫计委的文件要求,如学生出现“流感样症状”(发烧伴有咳嗽或咽痛症状),需严格按照退热48小时后才能让孩子返校上课,确诊为流感的,退热48小时后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具的病愈返校证明才能回校上课;实际情况是这些发热的学生在从学校回家后大多都要到医院就诊或要到医院开证明,造成挂号就诊的人数增加。
  她建议,学校在每日的健康检查制度(晨检午检)进行体温测量,发现老师和学生发热,应让其戴口罩并居家休息,按照病情轻重选择是否就医,退热后无明显症状可以回校上学(不需医院出证明),以缓解医院儿科门诊或社区门诊的工作压力。
  6  加强社区全科医生儿科专业培训
  目前不少地方的社区医疗中心全科医生都是到当地县级医疗机构进行短期儿科专业集中培训就多科执业,由于培训时间较短,县级医疗单位儿科的带教水平较低,以至于培训后的全科医生普遍儿科专业知识不足。
  龙建平建议,省、市拨出专款让社区医疗中心全科医生或转儿科注册的医生到全省各儿科专业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进行3-6个月的儿科专业培训工作,使其具备儿科季节性疾病、常见病、多发病的临床诊疗能力,规培合格后就可以进行儿童疾病的救治,有助于尽量把病人留在基层,以减轻大医院儿科的工作压力,同时定期由医联体领头医院的儿科专家对这部分进行持续的继续教育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