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省法院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广东省政协调研组

2016-03-09 来源:广东政协网

关于我省法院体制改革试点

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

广东省政协调研组

 

根据省政协领导同志的意见,今年5月12至20日,以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梁伟发任顾问,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罗东凯任组长的调研组,组织部分委员,并邀请司法工作者、律师等参加,就“我省法院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情况”专题开展调研,调研组听取了省委组织部、政法委,省法院、编办、财政厅等部门的情况通报,赴我省改革试点市深圳、汕头、佛山、茂名市开展实地调研,听取基层法院的意见和建议。现报告如下。

一、我省法院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基本情况和存在问题

去年3月,中央政法委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作出专门部署,我省被确定为全国首批试点省。省委、省府高度重视,并在省委的直接领导下,省委政法委精心组织协调,省委组织部,省法院、检察院、编办、财政厅等部门通力合作,制定了《广东省司法体制改革试点方案》和6个子方案,改革工作取得了明显进展。同年11月中央政法委批复同意此方案后,全省动员部署,确定了深圳、汕头、佛山、茂名作为我省的试点市,改革工作正式启动。

目前,相关市改革试点工作整体平稳、进展有序、成效明显。但也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

(一)全省法院因地区差异大,按照中央确定的39%比例“一刀切”地落实法官员额困难较大。在“案多人少”的深圳、佛山,法官长期处于超负荷工作状态。如深圳两级法院中央政法专项编1891人,在编1773人,实有工作人员3110人,目前在岗法官1064名,其中中级法院305名、基层法院759名,分别占各自中央政法编制数的578%和557%。去年全市法官人均结案近200件,人均结案数是全省平均水平的2倍、全国的3倍。如果按39%的比例确定法官数量,法官数量将大幅减少,办案任务恐将难以完成。而在“案少人多”粤东西北地区,则存在两种情况:一是富余法官分流压力很大。如汕头中级法院有法官178名,占中央政法专项编制数的70%,远远超过39%。二是如果对这些地区大部分法院仅按案件数配置法官,则个别法院连基本架构所需法官也难以满足。如何科学配置法官、落实法官员额制是当前推进改革试点工作的重点,也是难点。

(二)对审判辅助人员的配置缺乏具体明确的配套政策。改革方案对全省审判辅助人员的员额比例确定为46%,但对法官助理、书记员等辅助人员的管理、配套政策等却仍未出台。法官助理是一种新类型的法院人员,由于没有设置相应的职级或职务晋升通道,既不能像法官一样晋升,也不能按领导和非领导职数晋升,职业前景不明。同时,受实行法官员额制的影响,如果将原来担任法官的转任法官助理,将影响他们的职业尊荣感和工作积极性。又如,目前全省法院书记员的性质不一,既有公务员编制,也有地方事业编制,既有政府雇员,也有聘用人员。身份待遇参差不齐,既不利于队伍的稳定,也影响了办案的质量和效率。这一问题在南海等“案多人少”的基层法院表现尤为突出。

(三)人财物实行省级统管面临现实障碍。根据中央的政策导向,省级统管的对象主要是机构编制和财政经费,除院长以外人员编制由省委托所在市管理,而经费保障则统一由省负责。许多法院担心统管后各地现有的地方性津贴以及工作经费(包括聘用人员的薪酬)等将不再保留,甚至在改革中探索的薪酬激励办法也得不到确认。如何有机衔接、平稳过渡,尚无明确政策。现在还出现了一些地方以法院面临改革、实行人财物统管为由,在干部选拔、经费保障等方面对法院不予考虑的现象。此外,各级法院的行装机构设置及人员配备等也存在难以满足改革需要。

(四)职业保障政策不明朗。一是在外部司法环境未有大的改观及内部履职保障机制未完善健全的情况下就取消院、庭长对案件的把关,仅靠法官个人可能很难顶住外部干扰;二是统管后由于地方上原有的补贴、津贴等被取消,工资待遇“暗降”,影响工作积极性和凝聚力;三是改革的目标如果是将部分法官转任法官助理或者司法行政人员,既不符合法官法的规定,也不符合人情事理。由于种种原因,目前有的法院法官流失较严重。去年3月以来,深圳市两级法院共流失政法编制人员56人,占过去五年流失人数的231%,其中法官24人(福田法院8人);佛山市两级法院共流失65人,同比占524%,其中法官47人(南海法院18人),而且大多是中青年骨干法官。

二、有关建议

中央确定我省作为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省份,是对我省司法工作的充分信任,也是我省面临的重大发展机遇。针对上述问题和困难,调研组建议如下。

一是进一步明确司法体制改革指导思想。司法体制改革总的指导思想,是确保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每一项改革措施都要符合这一指导思想,否则,难以得到广泛的拥护和支持。如对一些本就“案多人少”的法院,为了片面追求39%的法官员额比例而大量压缩法官数量,不仅会影响对案件的依法及时公正审判,还会使“案多人少”的情况更加恶化。对此问题,要客观看待、稳慎处理。

二是把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贯穿改革的全过程。各级党委和有关部门要经常深入到改革的第一线,号脉开方,切实解决各种困难和问题。对能通过调动自身力量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绝不等待、观望或者矛盾上交。如对法官超负荷工作、审判辅助人员严重不足等问题,就要解放思想,创造有利条件加以解决。如深圳实行与法官等级挂钩的薪级工资制度,茂名市委和南海区委也分别同意为本地法院购买社会服务,解决审判辅助人员不足的问题。这些做法值得借鉴。对法官员额的确定问题,建议在省级层面统筹,对“案多人少”的地区,法官员额可适当高一些;“案少人多”的地区,法官员额可适当低一些,切忌“一刀切”。

三是通盘考虑、统筹兼顾,争取改革措施尽快到位。司法体制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次改革持续时间较长,而且许多配套措施和保障制度等也还没有出台,期间还实行了人事冻结,司法队伍中难免出现观望、担忧、焦虑的情绪。各级党委和有关部门要进一步统一认识,上下联动,及时研究并解决好相关困难和问题,加快推进改革,确保改革措施尽快落实到位。对省的层面确实解决不了的问题,应有理、有据、反复地与中央相关部门报告、沟通,争取上级的理解与支持。

四是切实抓好司法队伍思想政治建设,营造改革良好氛围。当前的改革,触动到每一位司法干警的切身利益。各级党委和改革主体要及时研究不同利益诉求,清除模糊认识,把握不同层面人员的思想动态,切实采取有力措施加以教育引导,遏制因利益格局调整而诱发的消极情绪。同时,要通过明确改革路线图和时间表、制定相关配套政策和保障制度、及时公布相关信息等措施,营造改革的良好氛围,释放改革红利,增强广大司法干警对改革的信心、承受能力和凝聚力,确保改革顺利进行。

附件:调研组成员名单

调研组成员名单

顾问

梁伟发   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组长

罗东凯  省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省直机关工委原书记

成员

陈华杰 省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省法院原副院长、党组原副书记

佟缊   省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省检察院原副院长、党组原副书记

杨绍森   省政协常委,省政府原副秘书长

王巧云   省政协委员,深圳华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罗维羽   省政协委员,广东物资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黄广伟   省政协委员,省广弘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原总经理

霍敏     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

吴正林   省委政法委执法监督与研究室调研员

梁展欣   省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

曾德明   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张岩     伟发同志秘书

路芳     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科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