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的“草根民主”

2007-10-11 来源:广东政协网

遍布瑞典全国的“学习小组”,使民众方便表达意见,使政府与政党由此了解民意;民主教育“从孩子抓起”,学生从小就开始接触公开、透明、平等这些民主的基本运行规则,并学会表达,学会协商……

 

安静祥和的国度瑞典

 

 

 

瑞典的“草根民主”

 

丁 刚

 

10多年前我去瑞典学习,在南部小城隆德住过一段时间。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房东诺迪鲁斯带我去参加一个活动,他用生硬的英语告诉我是“学习小组的讨论会”。从这位匈牙利裔退休老人口中听到“学习小组”这个词,我感到十分新鲜,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国内。

 

在瑞典参加“政治学习”

我和诺迪鲁斯来到社区图书馆的咖啡厅时,已经有七八个小组成员坐在那里了,他们看上去都像是退休的老年人。在北欧寒冷的冬夜里,这些老人一边咂着热乎乎的咖啡,一边兴致勃勃地议论着什么,有人还不时地在笔记本上作些记录。

当晚的话题为东西德合并,是当时欧洲的一个大事件,对诺迪鲁斯这样在上世纪50年代移居瑞典的东欧移民来说,自然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据他讲,他们是在读了报纸上的相关新闻和评论,做了一番学习后才来这里参加讨论的。这些老人经常在一起练习绘画、欣赏音乐,像这样的“政治讨论”也不少,主要是国际、国内和当地的一些政治、经济问题,新近讨论的还有税收政策的调整、社区新建图书馆等问题。

起初,我以为这样的学习不过是一些退休老人为了解闷,就像中国的老人常会聚在一起打麻将一样。后来我才了解到,像这样的学习小组并不只是在退休老人中才有,在诺迪鲁斯居住的那个社区还有不少,几乎各个阶层、不同职业和年龄段的居民都有自己的小组。

这些分布在基层的学习小组能对国家政治产生什么样的作用呢?这是我当时立刻就想到的问题,并就此问过诺迪鲁斯。他说:“通过讨论,我们对这些问题有了更清晰的看法。在现代社会中生活,了解国际、国内大事是一个公民最基本的责任。尤其是对一些涉及切身利益的问题,如果大家都持相同的意见,政府就要采纳,就会改进。”诺迪鲁斯的这番话让我对“政治学习”这个词有了不同的认识,也对普通瑞典人的公民意识有了新的了解。

后来,我还参加过多个学习小组的联合活动,比如,1994年,瑞典准备就是否加入欧盟举行公决,社区请了专家来给一些学习小组讲加入欧盟对瑞典带来的机遇与挑战,然后分成各小组进行讨论。演讲会前,我曾担心这样重大的国家政治性话题对普通民众是否有吸引力,结果发现100多个座位的图书馆会议厅竟座无虚席,连走道上也站满了人,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国家大事在这里成了每一个普通公民希望了解的事情,而民众的参政、议政水平也通过小组的讨论逐渐提高。

瑞典约有30万个学习小组,可谓遍地开花。参加学习活动通常是免费的,大部分费用由中央和地方政府拨出。学习小组不仅普及了科学文化,使瑞典变成一个几乎没有文盲的国家,而且“公民教育”和学习小组这样的方式奠定了“草根民主”的基础。

 

民主教育“从孩子抓起”

瑞典还特别重视通过中小学教育来培养下一代的民主意识。1950年,瑞典国会通过教改法案,要求全国实行统一的9年制教育,所有课程的核心内容必须围绕“公民教育”展开,从根本上改变了过去以知识教育为主的教育体制。将中小学教育最重要的任务确定为让孩子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民主意识,为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打好基础。这一变革引起了整个西欧的关注,被称为典型的社会民主党的“社会工程”。

瑞典的中小学都开设“公民教育”课,主旨是对孩子进行“民主意识的培育和民主技巧的培训”,让他们“从小就学会通过积极参加讨论来提高自己的参政议政水平”。一位15岁的华裔女孩曾对笔者说,瑞典的学校与中国的学校最大的不同是:瑞典的学校更像是个开会的地方,很多课堂上的问题和学校的事情都是大家坐在一起讨论。其实,在社民党政府当年推行的教育改革政策中,学校明确地被定位成“会议场所”。而“公民教育”就是要通过这样的“会议”,帮助孩子们学会听取不同意见,学会合作与妥协,了解并适应民主程序。

那位中国女孩说,她刚转到瑞典上学时,觉得这里真好。书本、铅笔等所有的学习用品都是学校发的,不要钱,连中午吃饭也免费。可老师告诉他们,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因为你们的爸爸妈妈早就交了税。很多瑞典学生听了老师讲的税收知识,有了公民意识,觉得这些都是应该得到的,就感到不满足,不断地提出新要求。比如,有人提出,交了那么多税,怎么连本地图册都不发。后来,学生会把大家的意见反映给了校方,没过多久,学校就给每人发了一本厚厚的地图册。

在瑞典的中小学里,学生会的影响力很大。比如,瑞典中小学都提供免费午餐,如果学生们对饭菜不满意,就可以通过学生会反映。除此之外,学生会还可以就教学计划和学校的开支项目提出意见。瑞典教育法规定,校方必须就这些问题听取学生和家长的意见。在一些小学,甚至二年级的学生就开始学习如何通过定期填写意见表来表达自己的看法。

瑞典的中小学每个班都有班委会,每个年级和学校都有学生会,每次会议都要按民主的程序来进行,学生轮流担任会议主席。会议要有记录员,老师与同学平起平坐,以一个普通与会者的身份参加讨论,发言时要举手,最后做出决定也是少数服从多数。讨论的内容既有国际问题,也有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话题,关于学校建设和小区发展的话题更十分常见。瑞典的民主教育“从孩子抓起”,公开、透明、平等,学生从小就开始接触这些民主的基本运行规则,并学会了通过讨论来表达自己的看法,进而达到民主协商的目的。

 

“草根民主”有榜样的魅力

在许多西方学者眼里,瑞典的“草根民主”有着“榜样”的魅力。2000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大多数瑞典教师和家长认为,瑞典教育最成功的地方就在于让孩子们从小学到了民主的基本含义与规则。而在28个国家的1415岁学生中的调查表明,瑞典学生对民主的理解仅次于北欧国家芬兰,名列第二,90%的瑞典学生对学生积极参与并影响学校的决策持肯定态度;绝大多数瑞典学生能正确认识选举权、男女平等、种族平等问题,视“平等”为民主最重要的“元素”。瑞典的学习小组活动更成为世界上许多国家学习的榜样,直到今天,仍有不少西方国家派人去瑞典研究学习小组的模式。

瑞典学者阿尔瓦1939年访美时,曾就瑞典的“公民教育”发表过题为“为了民主的教育在瑞典”的演讲。她在演讲中讲述了如何通过“公民教育”,帮助公民更积极地投身于民主政治的实践。她说,民主社会与其他类型社会的重大区别就是民众是否能积极参政议政。推动民众广泛参政是社民党用来打造自己社会基础的指导思想。瑞典正是通过学习小组的模式达到了一个更广泛的民主,在这样的民主中,公民最主要的职能不是为了他们的选择而出现在投票站,普通公民从参加学习开始,到服务于各种社团和地方政府,从基层的各个方面积极地参与社会活动。所有的瑞典工会和社团领导人,甚至议会的代表和国家领导人都是从这样的草根教育中走出来的。

阿尔瓦认为,瑞典的民主教育是瑞典得以成功的奥秘之一。

 

(作者系《人民日报》国际部副主任 20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