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能否先让百姓过目

2007-10-11 来源:广东政协网

 

规划能否先让百姓过目

徐迅雷(浙江·杭州)

 

我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对行路难深有体会。一次次整治改造后,机动车道的份额越来越大,非机动车道、人行道及无障碍通道份额越来越小。我总在想:为什么那么多人使用的非机动车道,就是进入不了规划者的法眼?

若干年前我在乡镇做“一把手”时,有一次上头统一部署,每个乡镇都要过规划关。县里从省城请来专家,很快就拿出了全镇的“全景规划”并挂图讲解。专业术语倒是不少,比如,全镇地图上有一大片少见村落的区域,中间点缀着一个行政村,就被规划成一个什么“中心”,说得我们这些乡镇干部吃吃笑起来。嘿,那地方要千辛万苦徒步跋涉大半天山路才能到达,人烟稀少,专家只看地图就给那里安上一个什么“中心”,知山知水的农村干部能不笑吗?

可见,规划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别说城乡差别,乡与乡之间差别也很大,中西部乡镇与东部乡镇、同一个县市不同乡镇,都可能有巨大的落差。城里的专家如果只对着乡村地图做一刀切的规划,那么规划出台之际,就是进入抽屉之时。

再说城市吧,不光要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还要有历史遗迹、文化遗存,要有胡同和老宅,这才是一个多元的城市。“中国铲平城市遗产”,这是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报道,亦在感叹京沪老建筑越来越少──北京3000条胡同已有一半被毁,上海则是“第一个把老城推倒来建新型的城市”;有位建筑师还打趣说,假如中国要为国旗选择新的标志,那么可以在起重机和推土机之间任选其一。(《参考消息》2007618日)

好处小众化,坏处大众化;利益官场化,成本社会化──这些问题在规划和建设领域同样存在。规划的调整,本质上是利益的调整。规划虽是专家做的,使用者却是百姓,政府的规划,得先给老百姓看看,听听公众的意见,才能避免一孔之见和长官之见。

 

(20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