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农民真不容易

2007-10-11 来源:广东政协网

做农民真不容易

 

李业成(山东·日照)

 

如今猪肉涨价了,各方关注起养猪的事,我才知道以前一头猪有8项收费,层层割肉,搞得农民不敢养猪。现在有些省份取消了生猪产销环节8项收费,实行生猪收费全面公示制度;还有的省开始打击生猪市场的乱收费。这些事早该做,不过迟做总比不做好。

农民养一头猪多不容易,一瓢糠,一瓢食,本来就没多大赚头,可一出圈就有8把刀等着它。养猪是农民维持生计的一种方式,可称为“零存整取”:粮食、饲料、工夫是“零存”,猪出圈则为“整取”,盖房、娶亲、子女上学都用得着。2006年我探亲住在二姐家,她家里养了一窝猪仔。二姐已是近60岁的人了,身体本来就弱,母猪临产的那些日子,她到猪圈里和猪睡在一起,要不然,产下的猪仔很容易被母猪压死。猪圈是个多脏的地方,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差的工作环境吗?吃猪肉的人怎会知道养猪的人受的罪!
   
农民似乎永远处在下游的位置,上游将水用了,下游就没水喝。最近我经过一个村子,没有路。那个地方“村村通”还要农民自己负担一部分资金,村民没有钱,所以路不通。城里的公路修得四通八达,不用市民掏一分钱,由国家负担。乡村要修路,每家每户按人头出钱,这是什么道理?前段时间看到一条新闻,喜庆我国某边远山区农民告别无电的历史。农民为什么总是远离现代文明呢?没有电的农民,与古代的农民有多大差别?

家乡的县志上记载着清代一首民谣:“庄户孙,庄户孙,十个指头磨成筋。”“庄户孙”是农民的自称,表示辈份最低,引申之意是农民处处受挤压处处吃亏。

农民的收入水平跟不上现代社会的消费水平,没钱样样难。如果打不起官司,法律还有什么意义?农民的孩子上不起大学,教育还有什么意义?有病没钱治,医学再发达有什么意义?这些难堪和难题怎么就都集中在农民身上?城市的脏活、累活都让农民来干了,下煤窑、攀脚手架的险活也让农民干了,还有那么多风里雨里的营生都让农民干了,可他们为什么不仅获得的最少,还要被一些人瞧不起呢?

(20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