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如此寂寞的胡先骕

2007-12-07 来源:广东政协网

19564月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问,胡先是中科院学部委员(现称院士)吗?陆定一回答:“不是,没有给。”毛泽东说:“恐怕还是要给,他是中国生物学界的老祖宗。”

可在次年增补学部委员名单和评定职称时,胡再遭冷遇……

 

不该如此寂寞的胡先

 

贺伟

 

走进中国科学院庐山植物园的大门,可见道旁耸立着两排被誉为“活化石”的水杉,青葱,却又寂寞。唯有静躺在植物园中的“水杉之父”胡先骕与之相伴。“胡先”这个名字,如今很多人已感到陌生,然而在1950年代,他曾被毛泽东尊称为“中国生物学界的老祖宗”。

 

 

哈佛博士创办庐山植物园

 

胡先1894年生于江西新建县。7岁时识字万余,且通训诂,辨四声,被家乡人誉为“神童”。1912年秋,参加江西省留学选拔考试,被录取为官费西洋留学生,次年赴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农学院森林系攻读森林植物学。1915年,与留美诸同学在纽约成立了“中国科学社”,这是中国最早的科学机构(于1918年迁回国内)。22岁时获农学学士学位,随即回国,受聘江西省庐山森林局副局长。

中国虽享有“植物大国”的胜誉,但对植物的研究缺乏重视。时至近代,连一座供栽培和研究的植物园都没有。22岁的胡先决心开拓中国自己的植物事业,他说:“以植物与人生关系之密切,举凡一草一木,没有不可利用的。植物的富源,当更富于金矿,因为世界上金矿有开发完尽的一天。”近百年后的今天,在各级政府痛定思痛,强力推行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将环境保护定为须臾不可懈怠的国策之时,重温先哲的谆谆告诫,不能不令人感慨。

然而,当年的胡先空有一腔英雄热血,却无用武之地。积贫积弱、屡受外国列强欺凌的中国,根本不可能解决开拓植物事业的最基本经费,连年军阀混战、政权更迭,更使政府要员将开拓植物事业视同儿戏。胡先不得不于1918年秋受聘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抱憾离开庐山。但他并未放弃梦想,于1923年秋再次赴美入哈佛大学深造,终获博士学位。

1932年,胡先亲赴南昌,与江西农学院协商,由静生生物调查所与江西农学院合办庐山植物园,得到农学院和江西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庐山植物园终于在1934正式创建。胡先还领衔为庐山植物园发起大规模的募集基金活动,林森、蒋介石、蔡元培、张人杰、黄郛、孔祥熙、王世杰、吴鼎昌、王正廷等均列发起人名单。

 

 

 

轰动国际科学界的“水杉之父”

 

1941年冬,中央大学森林系教授干铎在四川万县(现属湖北利川县)发现一棵极为茁壮挺拔的树木,却一时难以判断属哪一类松柏植物。他将标本送给胡先过目,引起胡的关注。经过几年精心研究,胡先终于确定:这就是普遍认为已在世界绝迹的珍希植物水杉。“活化石”的发现轰动了国际科学界,被誉为近代世界自然历史研究三大发现之一。

胡先由此被称为“水杉之父”,他自己也甚感自豪,很想用古体诗词来表达自己对水杉的喜爱和倚重。直到十几年后的1961年,他完成了古体长诗《水杉歌》,并满怀信心地将长诗寄给某文学权威刊物,未料竟遭退稿。他极不服气,将诗稿寄给诗友陈毅副总理。陈毅读后,拍案称好,写下读后记:“胡老此诗,介绍中国科学上的新发现,证明中国科学一定能够自立且有首创精神,并不需俯仰随人。此诗富典实,美歌咏,值得讽诵。”陈毅将《水杉歌》和自己写的“读后记”一并转给《人民日报》,《人民日报》于1962年2月17日全文刊出《水杉歌》和“读后记”。

一首诗的刊用与否,对胡先的影响不大,但从此事可看出他的倔强、自负。这也许是那一代有同等经历的知识分子的特征。他们深受西方发达国家科学、民主、自由的熏陶,对敝国根深蒂固的“唯上”、“唯书”、不敢越雷池半步的传统极为厌恶,不但加以抨击,而且以行动表示反对。这就使与胡先骕相似的一批知识分子,在人生的旅途中频遭磨难。

1940年,江西省战时政府在偏远的赣南山区泰和县组建“中正大学”,经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和赣州专员蒋经国的多次邀请,胡先骕出任校长。他第一天上任便对学生说:“我是国际国内都有名的科学家,我的名字早已在历史上注定了!诸生今天能够听到我的演讲,这是你们莫大的荣幸。”当有学生问胡校长对抗日的看法时,胡先骕说:“日本人没什么了不起,日本现在的天皇是我在哈佛留学的同班同学,他的成绩远不如我,我从来没正眼看过他。只要我们中国人能团结一心,就一定能够打败日本人!”

胡先骕一次去听文法学院院长马博广的学术报告,极不满意,竟当众毫不留情地说:“想不到马院长不学无术,以至于此!”弄得院长大人灰溜溜的,最后只好走人。他对不学无术的人冷嘲热讽,对莘莘学子却爱护备至。一次学校有50多名学生患疟疾,因战时药品匮乏,竟有一半不幸病亡。在公祭仪式上,胡先骕失声痛哭,深为自己的无能而自责。

 

 

 

他敢不买蒋氏父子的帐

 

1942年西南联合大学掀起倒孔(祥熙)学潮,中正大学学生声援支持。蒋介石不满,要求严惩领头学生。胡先骕认为学生并无大错,顶住教育部和省政府的压力,坚决不处理学生。国民党为控制高校,要求各大学担任一定行政职务的教授都要加入国民党,胡先骕忿然说:“哪有强迫加入党派的道理,我就不入,看谁能把我怎么样!”

1943年,蒋经国要求中正大学的学生集体加入由他主持的三青团,胡先骕坚决不同意,说学生要以求学为主,将来成为修复战争创伤、建设国家的栋梁之材,不应卷入政治党派之中。蒋经国无可奈何,只好跑到父亲那里告状。早就对胡先骕不满的蒋介石责令教育部和江西省政府处理,胡先骕坚持已见,最后愤然辞职。他始终没有屈服。

1948年夏,在庐山的蒋介石听说胡先也在庐山,便请江西省主席王陵基约胡来他的官邸商谈“国事”,王陵基随即通知胡先骕。到了蒋介石约定的时间,却左等右等不见胡先前来,王陵基赶紧派人去请,却扑了个空。原来胡早已对国民党的政策大失所望,认为没有什么好谈的,干脆提前下山,扬长而去。

1948年底,国内战争已快见分晓,许多知识分子对时局感到困惑,迷茫,对个人安危和前途深感忧虑。此时,在北平复任静生调查所所长的胡先骕却积极参与组建社会党,并亲自起草社会党的政治纲领《中国的出路》,其中有这样的话:“第一,如果我们不参与政治,别人将要把与我们的意志和良心相反的制度,强加到我们以及我们的子孙身上;第二,人类的进步理想,不仅是经济生活的安全,更需要心灵的平安与知识的自由……第四,我们应当以宪政的方式,加紧步骤,实现政治民主与经济平等。”胡先骕的这些观点包含了一代知识分子对中国前途的深切期望。

1949年国民党派专机“抢运”北平的著名学者、教授南下,面对软硬兼施,胡先就是不走,他要留下来迎接新中国的诞生。

 

 

 

毛泽东:“他是中国生物学界的老祖宗”

 

新中国成立后,以原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和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为基础组建了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研究所(后改为植物研究所)。时年55岁的原中央研究院院士胡先只被聘为一般研究人员,但他并无怨言,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植物分类学的研究上,很快就发表了《被子植物分类的一个多元系统》,顿时轰动世界。美国密苏里植物园朱光华博士在2004年胡先骕诞辰110周年的纪念会上说:“西方人把林奈作为植物学之父,胡先骕则当之无愧是中国植物分类学之父……胡先骕博士为中国人争得了荣誉。”

但是,1951年年底之后,胡先骕的平静生活便被打破了。当初毅然留在大陆的他成了所里重点“帮助”、“洗脑”的旧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虽然他对自己身上的弱点可以“自我批判”,甚至“扣大帽子”,说“我有自高自大的个人英雄主义,我的各项成就使我有‘赢得生前身后名’之感。我看不起群众,一切唯我独尊,有浓厚的宗派主义”,但是,在科学真理的大是大非面前,他决不让步,决不改变和放弃自己认为正确的观点。1953年,在我国各行各业都在向“苏联老大哥”看齐的形势下,在他写作的《植物分类学简编》一书中,却对当时极为走红的苏联农科院院长李森科的主要学术观点进行了严厉的批判,指出其不符合现代遗传学实际,是反达尔文进化学说的“伪科学”。他还指出李森科是依靠“政治力量”来支持、推行其“伪科学”、“反科学”的理论,违背人类追求真理的原则性和公正性。《植物分类学简编》出版后,在华的苏联专家提出“严重抗议”,说“这是对苏联在政治上的诬蔑”,国内一些专家也对胡先的观点提出质疑和批判。这本书很快由学术问题上升为政治问题,出版不久便被禁止销售。有关方面要胡先作重大修改方可解禁,胡先坚决不改,纵然被扣上政治方面的大帽子也毫不动摇。

历史很快就证明,胡先对李森科的批判是完全正确的,苏联自己已开始对李森科进行批判和清算。中共党史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陆定一传》中,记载了1956427陆定一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与毛泽东说到胡先的事。陆定一说,胡先批评苏联科学家李森科的观点,看来还是对的。毛泽东问,胡先是中科院学部委员(现称院士)吗?陆定一回答:“不是,没有给。”毛泽东说:“恐怕还是要给,他是中国生物学界的老祖宗。”

然而,在1957年增补学部委员的名单中,还是没有胡先。在定职称时,他的很多学生被定为一级研究员,而这个“中国生物学界的老祖宗”只被评为三级研究员。

胡先骕的率真和执坳令一些人感到不舒服。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的学术论文难以发表,专著难以问世,他的名字渐渐被植物界、科学界乃至整个社会所疏远、冷漠甚至遗忘。“文革”中胡先受到极大迫害、摧残,全家被迫从300多平方米的楼房搬到10平方米的陋室栖身。他不痛惜那些被弃的家具,但几十年苦心积累的大量珍贵书籍、资料尤其是很多浸透心血的极有价值的科研手稿,也被“红卫兵”和职工满院丢弃,任人践踏,胡先骕心痛如绞。他实在不明白,五千年文明的泱泱古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极大的困惑、焦虑、悲愤摧残了胡先骕的身体,他于1968年7月16日猝死于北京,享年74岁。

 

1984年7月10日,胡先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庐山。由他亲手引种、培植的水杉,静静地注视着他,与他朝夕相伴。2003616日,国学大师陈寅恪辞世34年后,也携老妻来庐山植物园内安了家,与胡先墓茔近在咫尺。酷爱中国古体诗词的胡先平添良师益友,九泉之下的他,应该颇感欣慰吧。

光荫似箭,往事并不都如云烟。

 

 

陈寅恪墓                                  胡先骕墓

20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