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如何看“亲民”

2007-12-07 来源:广东政协网

《资治通鉴》如何看“亲民”

 

邓忠强(湖北·武汉)

 

唐贞元三年(公元787年),唐德宗李适打猎时忽然心血来潮,走到一户农民家里。农家主人叫赵光奇,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皇帝问赵光奇:老百姓高兴吗?赵答曰:不高兴。皇帝感到奇怪,今年关中地区收成不错,怎么不高兴?赵光奇倒出一肚子苦水来:皇帝的命令没有信用。以前说除两税之外不再征发什么,可现在征收的杂税反而比正式税收还多。后来又说和籴(官家征购粮食),实际上是强取硬要,没见过一个钱。原来说征购的谷子麦子在道旁交纳不用跑远,现在要我们送到京西(泛指长安以西)行营,几百里地,车毁牛亡,破产了也应付不了。这样愁苦,有什么可高兴的!每次诏书说什么优待体恤,不过是一纸空文。恐怕圣上您深居在九重皇宫里,不了解这种情况吧?

唐德宗听后命令免除赵光奇家的赋税和劳役。

司马光评论唐德宗这种作法时说:夫以四海之广,兆民之众,又安得人人自言于天子而户户复(免除)其徭赋乎?。司马光认为,唐德宗应当查处那些横征暴敛、残害百姓、窃取和隐没公家资产的贪官污吏,以及自己周围的阿谀奉承之徒,将他们诛而杀之;然后洗除杂念,改变计虑,刷新朝政,摈弃浮华的装饰,废除空洞的具文,谨饬号令,审查真伪,辨别忠奸,哀怜困穷,昭雪冤屈,这样就可以实现天下太平了。然而,唐德宗却丢开这些不做,仅施恩于一人,这对天下苍生又有何用呢?

司马光对唐德宗的批评可谓切中要害。要革除一项弊端,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国当治本,理政当治吏,正人当正己,只有正本清源,着眼于制度的改革与完善、落实与监督才能奏效。事实上,唐德宗本人就没有善始善终:后来他不断出台新税,甚至有的地方开征过路税瓜果税,连死了人也要纳税,简直到了无物不税的地步。

魏征曾在《谏太宗十思疏》里告诫唐太宗说:古代的君王)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开头做得好的确实很多,能够坚持到底的似乎很少)。唐德宗看来也未能例外。看来,真正的亲民还在于制度的变革啊。

 

 

20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