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把教育拨款换成“教育券”

2007-12-07 来源:广东政协网

印度:把教育拨款换成“教育券”

 

茅于轼

 

20079月初,我去印度参加东亚及南亚教育管制改革的国际会议。与会国家除印度之外还有巴基斯坦、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和中国。过去我们认为印度的初级教育比较落后,没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其实不然。各国都在努力探索怎样把有限的钱发挥出最高的效益,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这些国家都有长短不同的义务教育年限,都是政府拿钱办义务教育,但也有共同的问题,主要是官办学校的校长缺乏自主性。人员委派、经费审计、教材购买、基建计划等,大一点的事都要由上面的管理机构来决定,因而效率低下,浪费巨大。有的地方还有贪污腐化,比如政府请的老师自己不教课,花一半的工资另请一名不合格的人滥竽充数,自己得一半的工资,再分一部分给政府的教育督办,帮助他掩盖这种不法行为。这样的事在中国也有。政府钱没少花,但村民们享受的教育质量却很差。如何改善这种状况就是当前的大事情。

印度的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中心”想出了一个改革方案。该方案的巧妙之处是把政府对教育的拨款印制成“教育券”,直接发给学生。学生可以挑选自己认可的学校上学,并把教育券当作学费交给校方。学校以收取的教育券到政府的财政部门兑现。学生可以上公立学校,也可以上私立学校。教育券可以在公立学校里用,也可以在私立学校里用,一视同仁。学校间有了竞争,教育质量得到改善,一定量的钱发挥出最大的效用。

印度的这项改革还没有完全付诸实行,但正在声势浩大地宣传推广。向“公民社会中心”申请教育券的人有12万,但发出的教育券只有400多张,杯水车薪,不能完全解决问题。但这么多人申请,说明教育券非常受欢迎,对政府改变拨款方式是一种压力。如果政府接受这样的观念,经费的使用效率可以成倍地提高,教育事业将完全改观。

但这样做并不容易,还需要一系列配套改革。首先是放松对民办学校的管制,方便他们注册开业。还要允许成立以营利为目的的学校(印度不允许以教育谋利),在这方面中国比印度走得更快一些。2002年我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允许民办学校赚钱,近年我国农村的民办学校已欣欣向荣。过去大家以为只有城市的高收入家庭才有对民办学校的需求,农村收入低,不会有民办学校出现,实际并非如此。目前在比较贫困的地区也有了民办学校,更不用说城市里为打工子女办的民办学校更是需求旺盛。

如果通过教育券使公办民办公平竞争,肯定会有一批公办学校被民办学校取代,造成公办学校的关闭,教师会失业,因为就学儿童的总数是不变的。公办学校办不好往往不是老师不行,而是校长缺乏自主权,或管理混乱,人不能尽其才。从宏观着眼,应该让民办学校通过竞争吸收高质量的师资。

印度有关部门曾研究和比较了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的教育质量,结果证明在同样办学条件下民办学校更优越。但民办学校还是竞争不过公办学校,因为他们没有政府拨款的支持。如果教育券的方案能通过,两种学校都能在竞争成长,最后真正得到好处的是学生(可能也包括民办学校的老师,他们的工资会增加)。印度“公民社会中心”的负责人告诉我们,这个方案得到了印度国家计划部门的赞成,但教育部门反对。因为如果实行教育券,就由学生和家长来决定学校的命运,教育当局会大权旁落。教育改革的阻力往往来自主管教育的政府部门,这在任何国家都一样。

我国的浙江省也试办了政府拨款的教育券,成绩良好。现在印度的改革更为我们试办教育券增加了信心。

 

 

(作者系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亚洲开发银行注册顾问 20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