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民主为生命

2007-12-07 来源:广东政协网

视民主为生命

 

张心阳

 

十七大报告“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 的提法既是新点又是亮点。在这句话面前,我思忖良久,如果以否定句式来表述其意思如何?那应该是:“不讲人民民主就是不要社会主义生命”,简约地说,“不民主就是不要‘命’”。

把民主视为生命,这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在这一问题上从未有过的政治高度。其实,细想想也完全符合政治逻辑,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革命是为了什么呢?答案是:“人民当家作主人”。“人民当家作主人”自然就是民主。执政党从一开始就将自己定为“人民的勤务员”,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可见,执政者不是人民的主子,所以只能是“民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人民当家作主实现不了,执政者也就没有存在必要。所以说,不民主就等于不要“命”,定位十分准确。

人类历史走过数千年,政权推翻了一个又一个,朝代更迭了一回又一回,什么原因?少数人在统治着多数人,家族势力在霸占着天下。“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人间哪有永远的专制政权。很快,人们对某个家天下或少数人的统治无法忍受了,于是推翻这个政权。再接下来可能又是一个由少数人统治的政权或家天下,不久,人们又不能忍受其专制了,再希望换个好点的,又推翻它。于此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也就是当年黄炎培在延安对毛泽东说的“周期率”——“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怎么才能改变这个“周期率”呢?毛泽东会心地一笑,说他找到了,那就是民主。为此,当年连新中国的国号也差点儿叫成“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只是有人说,共和国已经把民主的意思包括进去了,这才去了“民主”二字。而邓小平后来说得更干脆:“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

民主,就是人民的意志至上,所有建设发展都按照人民的主张来进行,一切都看人民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高兴不高兴。这么好的政治体制下,人民怎么还会革命呢?要革就是革自己的命了。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早在一百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晚年就意识到了,他们早期对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是主张“暴力革命”的,可当他们在十九世纪中叶以后,看到工人阶级成为股份制下的股票持有者,成为议会的决策者之后,改变了观念,并不再一味主张“暴力革命”,认为也可以和平的方式长入社会主义。执政者只要是民主的,其生命力自然就是旺盛的。

民主是自由的体现,是人的本性使然。古希腊哲学家德谟克利特曾说:“在一种民主制度中受贫穷,也比在专制统治下享受所谓幸福好,正如自由比受奴役好一样。”这很有一种“无民主毋宁死”的味道。不过,这也确实是很容易被人们忽略的一个问题,就是一些权力者会想,我们把社会建设得如此繁荣,还讲那么多民主干什么?错了,民生不能替代民主,富裕也不能替代民主,不仅如此,而且生活质量中本身就包含着民主成分,富裕的生活应当是有充分民主的生活。民主就是生活质量,没有民主的生活就是没有质量的生活。

法国思想家卢梭还说过一段话:“在一个政绩良好的城邦里,人人都会奔向大会去;而在一个坏政府之下,就没有一个人愿意朝那里迈出一步了。因为没有人对那里所发生的事情感兴趣……只要有人谈到国家大事时说:这和我有什么相干?我们可以料定国家就算完了。”这话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把民主放在一个政权生死的高度来认识的。一个政权如果所做的一切都让民众不能知晓、不能参与,民众会把它当成自己的事吗?

 “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在我看来,这话不只是一种政治观点,还是对一切权力者的警示语——不民主,就是葬送社会主义。     

 

 

   (作者系《解放军报》理论部主任编辑 200712